渔家“魔女”进城记

发布时间:2018-10-04 19:1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未知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  2003年10月11日晚,由我主演的大型魔幻歌舞剧《魔幻艳彩》在美琪大戏院开演。在华丽的音乐声中,少女们婀娜多姿翩翩起舞,簇拥着台中央熊熊燃烧火焰的魔盆,身着缀满闪光珠片的亮丽银丝纱裙的我,瞬间兀立于烈焰中,揭开了魔幻之夜的精彩篇章……

  那晚上演的六大部分独立主题情景剧《魔幻艳彩》,炫丽迷幻,赢得一阵阵热烈掌声。2小时的演出后,几次谢幕再合上帷幕,走进后台,我们全体演员都激动地抱在一起大哭。这场大型演出,从酝酿到招聘演员,由著名台湾编导董成莹、著名道具设计师李霄飞共同策划、排练,整整耗费3年心血。这台集歌舞,杂技,魔法综合元素的大型剧目在上海滩一炮打响,成为我魔术生涯的新开篇。

  我出生在浙江舟山长白岛蛟龙小村,我家祖祖辈辈都以打渔为生,父亲常带着哥哥出海。那时,每当父亲出海回来,常会背着我去镇上看戏,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刻。我特别爱看舞剧《白毛女》。看了《白毛女》就模仿,穿着布鞋天天在海边沙滩上“踮脚跳”。也许我自学的“芭蕾舞”跳得还像模橡样,后来连学校的老师也总让我上台表演《白毛女》。我们长白岛很小,抬眼大都是熟人,我也就成了小岛的小明星。

  上初中时,有一次越剧团来岛上演出,我是个戏迷,前台后台围着剧团转。团长见到我,觉得我机敏伶俐,问我愿不愿意报考越剧团当越剧演员。我说“当然愿意啦!”但那时我还太小,人家团长也只是“意向”。但从那天起,我就认真学唱起越剧了。几年后,我如愿以偿考入“小沙越剧团”,那年我17岁。

  1985年春节,我们越剧团跟上海魔术师虞雪芬在定海岙乡同台演出。白天我观看虞老师新奇的表演,晚上她也来听我们唱越剧。连着一周,虞老师的魔术表演紧紧吸引着我。看着她空中一抓抓出一只鸡、一只鸽子,一个箱子突然能变出那么多的东西……我看呆了,动心了,也想学魔术。那天,我鼓起勇气走到后台,向虞老师推荐自己。虞老师却很犹豫,她觉得我放弃越剧很可惜,但在我的再三恳求下,终于答应回去后给我发邀请信。

  我向小沙越剧团提交了辞职信,一门心思等待虞老师的回音。那天,她终于来信了:“严荷芝同志:我们团准备到长春胜利公园演出,你于某月某日速来上海,我到十六铺码头来接你。”真是很感谢虞老师,从此一个崭新的世界正向我打开了……

  坐船到了上海,渔家“魔女”进城记在虞老师家安顿下来。我跟着老师每天紧张排练,虞老师先教了我两个小魔术——“单绑女郎”和“奇坤蛋”。用了短短的7天,我学会了这两套入门魔术。

  跟随魔术团到长春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演出。在充满挑战的魔术行业里,要掌握魔术真本领,老师带进门,全靠自己学。

  虞老师每次表演,我总站在后台目不转睛地细细观看,将她的一招一式记在心里,然后细细揣摩。演出结束后,我总想跑进那个道具间探究魔法的诀窍。但魔术道具室装着魔术的秘密,有专人看管,一般学员是走不进去的。于是,我就利用每天清晨练功的时机,早早向老师拿了钥匙,跑进道具间里看“诀窍”。我特别对虞老师表演的“人体分身”魔术着迷,对那些道具反复捣鼓研究,还偷偷习练。有一次,在捣鼓道具时被老师发现,被狠狠责备了一通,因为老师怕我弄坏了道具。

  但我还是抓住任何时机跑进道具间琢磨。平日里也见缝插针,夜深人静之时,大家都睡觉了,我模仿老师的手法狠练手上功夫,甩牌、散花、钓鱼……这样,我每天只睡四五小时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没多久我就掌握了老师的许多魔法。

  机遇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。一次,虞老师连着多场表演,累得脚肿得像馒头,鞋子都无法穿进去了。老师急得不行,正愁找不到人顶,一眼看见我,寻思我平日喜欢琢磨,也不知琢磨成什么气候了,就要我试试。我正盼着有机会把本事亮亮呢!经过一二天的适应性演练,我竟然就把老师的十几个节目全顶下来了,表演取得意想不到效果。虞老师又惊又喜,说我很有魔术天赋,竟能无师自通。其实,我哪是无师自通呀,我是从老师那里偷学到的呀!

  从长春回上海后,我常去上海青年宫(大世界)观看魔术杂技表演。有一次银川杂技团来演出,有位叫杨玉兰魔术师的表演很吸引我。在她邀请观众上台配合表演时,我自告奋勇上去和她配合。以后我隔三差五去看她的表演,有机会就上去配合她,这让杨老师对我有点另眼相看了。有次演出结束,她请我到后台去聊聊。在我的诚恳请教下,杨老师教给我一套高难度的杂技魔术,那是一个手彩表演,在指缝间巧变出8个球(乒乓球大小)。这套高端魔法,我整整苦练了3个月才练成。后来我在8球基础上又加进一球,成为现在我的一个保留节目“一球化九”。

  我还曾向上海魔术团著名女魔术师邓凤鸣请教过。也是去看她的表演,趁机上台和她配合表演。因为表演太默契了,邓老师在后台就问我:“你是魔术师吗?”我们因此一见如。

相关文章
[关闭窗口]